玄界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玄门第一相师 > 章节目录 第1388章 任人宰割
    那人刚刚准备将鞭子抽下去,听到和尚这么说,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然后,他脸带不屑的看着和尚说道:“怎么?怕了吗?”

    和尚却是摇摇头说道:“我记住你们几个了,今天倘若我不死,有机会一定会将你们抽的鞭子10倍奉还,所以你们抽的时候最好记着点数量。”

    和尚这话说的非常平缓,然而,听在龚长海这些强者的耳中却是无比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那个七品强者再次一鞭子又一鞭子的抽向和尚,和尚的脸上则是始终带着那种轻蔑的神色。

    吱吱!

    随着一阵刹车声响起,丁天意手握飞剑,随后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王谦。

    “王谦,今天你想要体面已经是不可能了。丁海潮已经到了。”丁天意嘴角带着一丝残忍之色说道。

    丁海潮和王谦的仇怨,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,而且,丁海潮的心性,要比丁天意狠辣太多,而且,这些脏活也适合甩给丁海潮。

    丁天意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,直到丁海潮拿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,丁海潮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酒红色的西装,擦的锃亮的皮鞋。

    走动间,带着趾高气扬的气息。

    看着王谦被丁天意控制在那个高台上,丁海潮眼里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丁天意在这里,丁海潮恐怕现在就已经是忍不住上前去将王谦解刨,来看看王谦的心脏,是不是也如同发出表现的那般强大。

    “海潮。”丁天意看到丁海潮那定定的模样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丁海潮连忙跑到丁天意的身前恭敬说道:“二叔祖。”

    丁天意点头,而后点指着王谦说道:“怎么样?二叔曾经说过,得罪我丁家的人不会有好下场。今天这个小子就像死狗般躺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说话一向是说到做到!”丁海潮哈哈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二叔尽管放心,今天我为这个王谦准备了上好的刑具,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让他知道得罪我丁家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丁海潮说着,打开了那个黑色的皮箱。

    皮箱内是锤子,斧子以及一些造型诡异的锐器。

    “不过,海潮啊,还有一个问题,二叔要告诉你,这王谦身上有着一层诡异的魔气护体,如果你要对他使用手段的话,需要先突破那层诡异的魔气。”

    丁海潮的脸顿时就是一变。

    随后,他走到王谦的身前,抡起了皮箱当中的一柄斧子便朝着王谦的手腕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斧子被丁海潮轮的老高。

    丁海潮将自己自身的元气和力量运转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嗡……的一声。

    斧子带着破空风声,朝着王谦的手腕劈去。

    丁海潮只觉得无比的快意,王谦啊王谦,现在你就是砧板上的肉任我宰割!

    轰!的一声。

    丁海潮想象当中血肉横飞画面并没有出现,这斧子砍在一层魔气之上,直接被魔气弹飞。

    丁海潮看着自己有些发麻的手心,一脸怒色的看着王谦:“该死!”

    丁海潮原本打算今天狠狠的折磨一番王谦。

    但是王谦竟然有着一层诡异的护体魔气。

    丁天意也是无奈,他没想到王谦身上的古怪这么多,忽然,丁海潮转了转眼珠,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他那瘦削且阴沉的脸上当时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见,丁海潮这一次拿出了另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这一次丁海潮并没有用出全力,反而是一点一点的接近王谦的皮肤。

    丁天意也想到了什么,而后脸上也是露出了兴奋的身情。

    王谦看到这两人脸上的兴奋神情,便是感觉心下一沉,果然,那手术刀悄无声息地接触到王谦的手腕上,穿越过了魔气,那魔气虽然有自动护体的功能,但是手术刀在穿越魔气的时候并没有用力。

    直到冰凉的手术刀接触到自己的皮肤上之后,王谦手腕上当时就流出了鲜红的血液,血液顺着高台流到了锁链之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痛苦对于王谦来说,简直和蚊子叮咬没有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而丁海潮和丁天意却是异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随着丁海潮的手术都逐渐的深入,一丝丝滚烫的鲜血,顺着手术刀的刀刃竟然向上方流淌,没多久手术刀变得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王谦本身就是纯阳之体,那血液中所含有的阳气炙热无比,仅仅是一秒钟之后,阳气直接将手术刀烧红啊。

    丁海潮的手握着手术刀,只感觉到自己的手似乎握住了一块燃烧的煤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丁海潮惨叫了一声,看着自己被烫伤的手指,他愤怒地一拳砸向王谦。

    砰!的一声。

    丁海潮却再次被魔气弹飞,而丁天意看到了这里更是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丁天意也没有想到,这王谦竟然这么难搞。

    “海潮!先把他浑身上下都给我割开口子,我要把他身上的所有血液都放尽!”丁天意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丁海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这时,王谦却发现自己的血液流到高台之下,王谦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纯阳之血侵入到那血色的锁链当中,竟然如同摧枯拉朽一般,将锁链中的血腥气破坏。

    那本来由九品强者精血凝结的锁链,在王谦的纯阳之血下,就像是纸糊的锁链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,丁海潮却一无所觉,他依旧是在用那柄锋利的手术刀切割着王谦的皮肤,他不着急,这一次冷静下来的丁海潮真的如同毒蛇一般,眼中闪着就是暴虐的神色。

    随着丁海潮的下刀,王谦的血液越来越多的流到高台之下。

    而丁天意却是一直在远处看着。

    “王谦,按照你这种流血的速度,即便你是一个修行者,一个小时之后你的血液也会流干,我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再来问你四血长生丹的线索。”丁天意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这间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丁海潮以及王谦,王谦看着丁海潮那小心翼翼的模样,带着嘲讽之色的说道:“丁海潮,之前,我还一直以为你应该算是年轻一辈数得上的高手,没想到你这家伙的胆色也不过如此罢了,敢不敢解开这锁链,咱们打上一场?我现在仅仅是6品的修为,而你现在恐怕已经突破7品了吧,你也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丁海潮嘴角带着嘲讽的说道:“王谦,你觉得我占尽了优势,还会和你硬拼?是你把自己想得太聪明,还是把我想得太蠢。我现在凭什么要跟你动手?哼!说什么公平打斗,那要站在同等的位置上,而你和我生来就不是同等的!”